谁来赔网约车交通事故损失?

[发布时间:2018-02-24]
[来源:晶实诚信二手车检测中心]

继滴滴、优步等网约车平台在一二线城市“大行其道”后,网约车这一新鲜物种便陆续渗透进互联网化相对并不发达的三四线,甚至五六线小城。国内网约车在经历了多轮“补贴大战”及资本整合,并逐渐受到网约车新政约束后,整体发展日益规范化。

  没有取得合法经营的网约车发生交通事故赔付问题如何解决?

 程莉(化名,女)今年34岁。去年夏天,她骑电动车沿着江宁区清水亭东路行驶时,被一辆右转私家车撞上。开车撞伤她的是私家车主钱云(化名),当时在网约车平台上接单后送乘客前往附近某小区。事发后,钱云为程莉垫付了近6万元医疗费。后经鉴定,程莉颅脑损伤,日常活动能力部分受限,构成九级伤残;颅骨缺损6平方厘米以上,构成十级伤残。因车祸脑部受伤,程莉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,日常活动中的反应、表达等能力均受到影响。司法鉴定显示,颅脑损伤导致她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帮助,也导致她有轻度精神障碍。

  由于事发地并没有监控设备,事发现场无法还原,交管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对双方责任未进行划分。钱云的私家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商业险。事故发生后,钱云及时与保险公司取得联系,要求保险公司出险并理赔。不过,在得知钱云当时是在跑网约车拉活后,保险公司拒绝了他的理赔要求。

   今年5月,程莉将钱云及保险公司诉至江宁法院,索赔包括医药费、残疾赔偿金等近30万元。

   案件审理过程中,法院首先对交通事故责任进行划分,认定钱云要负事故的全部责任。在保险赔付方面,法院认为钱云通过打车软件接网约车订单,有收取费用的意图,且所载乘客与他没有特定关系,符合营运的特征。通过对钱云行车路线和上下班位置的分析,法院认定交通事故的发生跟钱云的载客营运行为具有因果关系。由于钱云开网约车接活属于营运行为,却没有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更改保险种类,保险公司拒赔商业险获得了法院支持。程莉损失共计27.9万余元,保险公司只需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12万元赔偿,剩余的15。9万元则要钱云自掏腰包。

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中指出,以家庭自用名义投保的车辆从事网约车营运活动,显著增加了车辆的危险程度,被保险人应当及时通知保险公司。被保险人未作通知,因从事网约车营运发生的交通事故,保险公司可以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赔。


网约车满足了社会公众多样化出行需求,但相关配套制度并未健全,网约车参与人的权利义务缺乏清晰界定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。


该案中,人民法院在现有法律框架内积极探索纠纷解决方案,对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进行区分处理。该裁判规则基于对各方合法权益的平等保护,体现了对保险法基本原则的贯彻,对于规范网约车保险行为、促进网约车行业和保险业的健康持续发展,具有积极意义。


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苹果彩票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苹果彩票